搜索
大埔網 門戶 查看主題

(改篇)獵奇的【我】

發佈者: aiselo | 發佈時間: 2012-9-4 17:17| 查看數: 1715| 評論數: 11|帖子模式

今天,又是一個令人心傷的日子。
昨年,我們還好好的在一起吃飯,
想不到現在,我們再也沒有機會在這一家店內進餐。
自你離去後,我也傷心過一段日子,此終無法忘記你的面龐,
過去生活的片段,無時無刻不在我腦中浮現。想忘記,
但又更加忘不了,每每只可以用酒去麻醉自己,
但自己的酒力不好,往往只是三兩杯,便不醒人事;
根本就無法用酒來麻醉自己。

在地鐵站內,醉意迷糊的我,連站也站不穩,只是憑著小小意識。
要往那裡跟本連自己也不清楚,只是無意識地向前行。
站內的廣播像是說列車已到站,請乘客小心。不知何時開始,心裹想著要見他,
只要踏出一步,我就可以回到他身邊這一個想法,令到自己下意識的向前踏一步。

旁人好像沒有留意這一個醉意濃濃的我,列車已進入站台內,而我也站在月台階邊。
迷糊中只感覺到一雙強力的手,硬將我從月台階邊拉回來,而列車進站所引起的強風就在我面前經過。

我心裡想著,是誰這麼多事,壞了本小姐的好事。我用一個不大善意的目光,去找是那一個多事的人。
影在我眼裡的怎會是他,一個不可能再在世上的人,如今郤真正的的站在我近前,
你為何現在才出現,你可知我想得你可苦﹖但事實就不是這樣,他真有小小像他;但他真的不是他,
我只是醉迷糊,誤認他是他!!我也不經意地的走入車廂內。

車廂內,我站在一個近車門旁的位置,隨著列車的開動,我也跌跌碰碰的,站也站不穩。
我不經意的回望,發覺他在看著我。我也不知道發生何事;好像是一件非常混亂的事,
我只記得好像叫了他一聲【老公】就不醒人事......

一輪音樂的電話聲響起,睡迷糊的我,東找西找的,但就是找不著電話。最後,
也只好拖著倦倦的身子,坐在床上,找到那不停震動的電話。
我說:【誰呀!】
電話傳來母親的聲音:【熙,你沒事吧!】
我說:【沒事!】
母親:【你怎麼不回來,也通知一聲,嚇得母親不知如何是好,電話又不通。
你現在在那,沒有特別事就早些回家,你此終是女孩子,在外還是不方便的,
也麻煩了人家。】
我說:【知道啦!】

精神回復過來,環看四周,我為何會在這裡。這裡看似一個旅館的房間,
我何時會在這裡,昨夜究竟發生了甚麼事﹖在梳妝台上有一張紙條,
上面寫著一個聯絡電話。

落到樓下,見到旅館主人。
我說:【昨夜是不是我一個人到來這裡的。房租錢多小。】
旅館主人:【小姐,你好。你未婚夫和你一同到來的,他已付了房租錢,
不過說也奇怪,他說有要事,要回家一下。託我不要打醒你的睡覺,
就一溜煙的走了。現在這個社會風氣,不乘人之危的人很小了。】

坐在回家途中的車上,正在回想昨夜發生的事,依稀記得像是一個相似的他,
從車廂中背著我到旅店;但所有的還是無法記起。

回到家中,換了昨晚的衣服,洗了一個澡,就坐在房內發呆。
一張紙條從錢包中掉出來,我看了那紙條的電話,不知何來力量,我竟打起紙條上的電話來。
一把男聲:【喂......】
我己急不及待的說:【你是誰呀!好大的膽子,將本小姐放在旅館,
你快快的給我出來,否則你將會不好過。在昨夜的地鐵站A出口等,今晚八時正。】
於是我換了一套新衣服,又回到昨夜的地鐵站。


獵奇的【我】 (記一)


最新評論

aiselo 發表於 2012-9-5 16:07:18
不知是天意,還是命中註定,在偶然的相偶下,
讓我重遇到一個和你相像的人,或者是你憐憫我,
讓我可以再遇到你。他或者是你的化身,也或許是你的安排,
但我也不知如何是好。好迷糊,我也不知甚麼驅使我去見他;
他和我本不相識,只是一個偶遇,但我現在郤去找他,
我是否給他的樣子弄糊塗了,還是我想將他代替你。

八時正,地鐵站外,人流開始減小,要回家的人,
也大都回到家中。只有我獨個兒的站在站外吃風。
一個男子走出站外,我看了一看,並沒有留意,
那男子說:【小姐,你就是昨夜的那位......】
我望一望他:【哦!就是你,跟著來。】
我頭也不回的走到一個咖啡屋坐下。

他問我:【你想要吃點甚麼,這裡有很多的,例如,橙蛋糕,
朱古力脆餅,雪糕梳打水,還有可樂......】
我一聽見(可樂)兩個字就不耐煩的說:【甚麼,你找死呀!
不准喝可樂,在咖啡屋當然是喝咖啡,說這麼多幹甚麼。】
他沒有再說下去,就走到櫃台去買咖啡。

我和他對坐著,他確有小小像他,所以昨夜我就誤認他是他。
他開始一五一十的將昨夜發生的事情告訴我,甚麼嘔吐,站在月台邊,
不醒人事,錯認他是我朋友,還說怎樣背著我找地方放置我......

我喝著咖啡,感到非常的無奈,昨夜我原來搞出這麼多的事,
還連累他給人誤會,真是不好意思。

他忽然的對著我說:【你今天比昨天美麗,不喝酒的你還真是漂亮......】
我望著他說:【是嗎﹖我真的很漂亮嗎。但我沒有想過和你拍拖,我們跟本不相襯。】

我走出咖啡屋,他無奈的跟著來。去到一個酒家,我們就入來晚善。

我說:【你點菜。】
他說:【那麼要一客牛扒餐,再要一個熱湯,還有......】
我一手執著侍應生手上的餐牌,一腦兒直朝他面上飛去說:【
我要吃牛肉火鍋,不要亂叫。】
我對著侍應生笑著說:【給我們一個牛肉火鍋。】
他說:【你已經有決定,為何還要我點菜。】
我一手拍著桌子站起來,他給我這一嚇,連忙縮作一旁。
我走到他面前說:【你呀!在作甚麼,想騙小女孩......】我對著鄰桌的男子。
鄰桌的男子:【這關你甚麼事。】
另一男子說:【我們是朋友,出外晚飯行街沒甚麼問題吧!】
我說:【晚飯行街當然沒問題,但到酒店過夜那就過分了。】
我指著同桌的兩名少女說:【你們給我身分証看,你們看來這麼年輕,
還未成年。】
兩名少女說:【我們為甚麼要給你看身分証﹖】
我大聲說:【你們如果真的夠年齡,怕甚麼給人看,快,拿出來。】
兩名少女沒有說甚麼,急急的起身走了。
鄰桌的男子:【你怎麼這麼過分,我們的事與你何幹﹖】
另一男子說:【不要和她說啦!追她們回來吧!】

我回到自己的桌子,一手執起杯子,他就給我倒酒,我一飲而盡,不知不覺的哭起來。
他給我手帕,我拿著手帕說:【你沒有用來抹鼻子吧!】
他搖頭,我就老實不客氣的將它用來抹眼淚和鼻水,還不經意的將它放入自己的褲袋中。
他對著我說:【你可否將手帕還我,那是我的。】
我不知為何會將他的手帕收起,我只好還給他,並說:【昨日是我的他,不要我的.....】
我還沒話完,就一頭的撞落桌面上,不醒人事。



獵奇的【我】 (記二)

aiselo 發表於 2012-9-6 13:47:13
睡夢中,我又重遇他,我和他坐在樹下,這一棵樹的意義非常重大,
是我和他起盟誓的地方。我愛躺在他的肩旁,一同計劃我們的未來。

矇矓中,我彷彿睡在他臂彎中,他給我解酒的藥喝,他很關心的照料我,
如果可以的話,我,願時間此刻停頓,讓我能停留於此......

一覺醒來,我又發現自己睡在這旅館的房內;不過,這次還有他。
他說:【你的名字是明熙吧!】
我說:【是又怎麼樣!】
他說:【對不起!昨夜我沒有對你作甚麼,我只是將你安置於此,郤因太倦而睡著了,
請你不要誤會。】
我說:【如果你真的有壞思想,前一晚你已經......】
他急忙的說:【我真的沒有作過甚麼。】
我說:【我知道,旅館的主人也和我說過,我又沒有懷疑你作過甚麼,
不要在這裡這麼嚕嚕囌囌,真煩人。】
他細細聲的說:【你可不可以客氣些,最基本我比你大一年。】
我說:【牙刷......這又怎麼樣。】
他走到梳妝台旁,拿牙刷給我說:【這樣,我也可算是你的長輩。】
我說:【大我一年又怎樣,你還不是和我一樣是一個大學生......毛巾。】
他示意給我,毛巾是放在洗手間內,我也只好到洗手間裡梳洗。

今天無所事事,沒有課堂需要上,沉悶得令人發慌。忽然想起找他出來散散心也好的喎。
於是就走到他所讀的學府中找他出來。好不容易找到他上堂的地方,我一推課室的木門,
所有人的眼光也朝我而望,我沒有理會,我只專注的找尋他的蹤影。

他那衣著都是十年如一日,和初見面時的也沒變,還是那樣。他雖有意無意的躲著,
但他那一身衣著已將他出賣了,我坐在他身旁的空位置。

坐了一回,我舉起手說:【教授,可否休息一下呢﹖】
教授:【那麼,我們大家就休息一下吧!】
教授走出課堂後,這班房內的人即時起哄,我沒有理會,對著他說:【喂!走吧!】
他說:【甚麼,走,這一堂我必須要上的,你還是走吧!】
我想了一想說:【好吧!】就起身的走出課堂外。

不一會兒,他拿著書包走出來,他說:【你和教授說了甚麼,他居然會讓我走堂,真是不大明白。】
我笑著說:【哦!沒有甚麼。我只是和他說我已有你的骨肉,但你又不理我,所以我就走去醫院,
他就立即回課室說要讓你出來,就是如此這般,不過這方法郤真是行得通。】
他立即回頭說:【甚麼﹖教授這不是......】
我當然不會這麼旳容易的讓他回去,我用手連拖帶推的將他捉到巴士上。

坐車的路途上,他垂頭喪氣的說:【你這樣做,我還可以再回去上那教授的堂嗎﹖】
我說:【上不上堂是你的事,與我何干。】
他說:【話不是這麼說,如果他給的分數太底,我會得不到畢業旳。】
我不耐煩的說:【那麼你就現在回去吧;但你還不是在課堂裡打瞌睡,浪費時間。
我看你還是早些回家睡一睡,自修好過。】他默言不語。
好快我們就到了目的地,機動樂園。

在樂園內,我們東玩一些,西玩一些。玩了差不多大半天,最後我們在樂園的觀光湖旁邊坐下來休息。
隨著微風的吹彿,使人精神一掁。我從書包中拿出我昨夜剛寫完的電影大綱給他看。
我說:【細心的看,這可是我用了一整晚的時間寫出來,要專注些,否則有你好看的。】
他拿著我給他的電影大綱,免為其難的慢慢看下去,而我就走去買喝的。

我買了兩杯凍咖啡,他說:【怎麼又是咖啡﹖】
我怒目而視說:【本小姐說要喝咖啡就是喝咖啡,說這麼多算甚麼。不喜歡的大可自己買。】
他沒有再說甚麼。


獵奇的【我】 (記三)


aiselo 發表於 2012-9-8 22:18:31
觀光湖曾是我和他時常來的地方,也是我們別離的地方,如果當日我在的話,
或者......

我和他一路原著湖旁的小徑,一路行一路的在討論現在的電影概念,
不知不覺的就來到這裡,一個曾令我傷心的地方,我望著一面如鏡的湖面,
往事剎那間重現在自己的眼前,不由自主的哭了。

他慢慢的走過來說:【你沒有事吧﹖】
我回復過來說:【沒有甚麼。你看這裡的水有多深呢﹖】
他說:【嘩!應該很深的喎!】
我說:【你可以為我跳下去試一試水深嗎﹖】
他說:【你說笑吧!這看來是非常的深......】
他還沒說完,我就大力的將他推落湖中,他就一沉的沒入水中,還大叫著:【
嘩!救命!!我不懂游泳的,救......命......我不......懂......游......】
我望著他慢慢的開始沉入湖中,也趕緊的跳下水中救他上岸,我也不知為何會推他下去,
真的不知道。

今天的課也上完了,下午也沒有課好上,於是離開校園時就看他在那裡。
我打電話給他說:【喂!你在那﹖我現在來找你,知道嗎﹖】
他說:【我,正和朋友一起,你不要來吧!】
我說:【那麼,我見一見你的朋友囉!】
他說:【不要,他們不想見你,你還是早些回家吧!】
我說:【甚麼不想見,你在那裡,快說。我來找你,喂!喂!你想死呀!喂!喂......】

我一個人搭著地鐵回家去。在車內,一位嬸嬸忘記了拿行李,我追著她出去,
我說:【嬸嬸,你忘了這東西了。】
嬸嬸:【大姐仔,多謝你,我真是老糊塗了。】
我趕緊回到列車,但列車已揚長而去。
不久站內傳來廣播:【由於訊號問題,下一班列車將會較後時間才可到站,
有需要的乘客請轉乘其他交通工具,不便之處,敬請原諒。】
無可奈何地走去轉搭巴士,眼見巴士也開走了,我真是給氣到一肚子氣。
真是的,今天是甚麼日子,為甚麼這麼多的不順利,隨手截了一輛計程車就坐回家去。
在車內,那計程車司機用那色迷迷的眼光偷瞄我,我怒目相向著他;他也不感再看我,轉移往車外看。
突然,他不知在作甚麼,居然碰到路旁一輛載廢料的廢物車,廢料像水一樣的灑滿全車,臭氣薰天的令人作嘔,
我急急忙忙的下車,那司機大叫著:【你還沒給錢呀!小姐!】
我一路拿著錢,一路說:【去死啦!錢呀!】真是臭得令人作嘔,恨不得立即回到家裡沖沖身,真的很臭!

現在只有慢慢的走回家,再也不搭甚麼交通工具,免得一肚子氣。
經過某個的街角,一把聲音從後響起:【小姐,等一等。你有時間嗎﹖】
我沒有理會,很多時候,在街上就會有一些無無謂謂的人,隨意的去認識人。
那把聲音見我沒有回應,就跟著說:【小姐,你好嗎﹖可否一同喝一杯,認識一下......】
我回轉頭,看一看是誰這麼大的膽子,在這裡找碴。
甚麼﹖是他。我呆了一呆,竟在這裡遇到他,而他郤用更奇怪和突然的眼光,
他不知所措,我說:【甚麼,你為甚麼會......】
我還沒說下去,他就轉身的一溜煙的跑走了,我跟著追並說:【喂!你......】
轉了一彎,就不見了他蹤影,他跑得還真快。

我在街上來來回回的尋覓著,心想:【你不要給我找著,否則一定給你好看。】
我一路找,一路的打著手電:【喂!喂......】
手電只傳來:【你打的電話,正是線路繁忙,請一陣間再打過來啦!】
跟著是一大段的英文,好小子,你以為我不知是你嗎﹖
你看著,給我找著你就有得受,哼!!


獵奇的【我】 (記四)

aiselo 發表於 2012-9-8 22:18:52
自從在拘留所裡痛打他一頓後,他再也沒有隨便的在街上去找女孩子喝茶.
其實我自己也有小小內疚,我不知為何愛將他來出氣,打他,欺負他。每次
總是愛將他拿來戲弄,發洩,但他總是無怨言的任由我去做,其實我為甚麼
要這樣對他,連我自己也不知道。

或者是某些事令我變成這樣;但我原本就是這樣。

幾日後是我的生日,於是我就電郵給他:【親愛的!過幾日便是本小姐的生日,
你要為我準備一下,要給我一個特別的。你知我這麼的愛你,所以你要對我好些,
不要令我失望,否則你將會得到令你難忘的回憶,哼!哼!】

不知道會怎麼樣的渡過我這個生日,期待中。

晚飯後,他還沒有甚麼表示,只是一路的帶著我到處來回走。差不多十一時,我再也不耐煩的說:【
你這算是甚麼意思,在這裡的來回走。】
他說:【多等一回兒吧!】
我怒目的說:【要等甚麼,你就說清楚,否則我就回家。】
他說:【好啦!好啦!我想到那個遊樂園,看一看,在這個特別的日子。】
我怒氣地說:【今天特別日子的主角是我,不是你,為何要我陪你一同到那個地方;
而且那裡這麼晚也關門了,我們怎麼進入,真是的......】
他說:【我知道那裡有一個缺口,可以偷偷的潛入去。相信我,這將會令你感到驚訝。】
我沒有說甚麼,就隨他而去,心想:【如沒有甚麼,你將會得到你人生最痛苦的東西。】
一路上,地面並不平均,好幾次險些跌在地上,幸好他在旁扶著我,他就是一個這樣的人,
會非常關心一旁的我。來到圍牆邊,他不知在找甚麼,我又不耐煩的說:【你在找甚麼呀!】
他說:【奇怪,應該是這裡的喎。怎麼找不到﹖】我真不明白他在作甚麼。
他說:【沒法子,我看要用爬的,我過了圍牆再在那邊接你。】
不一會兒,也沒有任何的動靜,我說:【喂!你怎麼啦!】
我續說:【喂!你怎麼樣也給我說一聲,你再不出聲,我就走的了,喂!】
等了一會,我說:【你,作甚麼,還不出聲,好,我找到你,你就活不過今晚。】
於是我就跨過圍牆邊,他正在坐在地上,我找到他,加上本小姐的老拳說:【
你作甚麼,找死呀!不回答我......】
他用手指著我後面,同時在我的後面有一個人用槍指著我。

世界的事真是無奇不有,在一個關了的遊樂場會遇上逃兵,說出來也未必有人會相信。
就這樣,我們三人就躲在鬼屋內。那逃兵述說了他的故事,說實在的,每個人都有他的愛情故事,
誰也不會明白誰的故事,因這是自己的個人事,旁人又怎可會明白呢﹖

在一輪的談話,逃兵卻要放我走,無可奈何,我只有獨個兒的離開;但我想信那逃兵是一個好人,
他的境遇和我也有些相同,而我也深信逃兵不會傷害他。剛踏出門口,一大班的士兵已齊集在出口處。

一陣的囌動,大家都往那看過究竟,當然也包括我在內。他正被逃兵脅持著,逃兵也在著慌,
一不小心,響了一冷槍,逃兵更加慌亂,而他也會有生命危險。我也顧不了自己安全,走上前去,
我不想自己的他又在遇上不幸,真的不想。

我說:【兵大哥,你聽我說。她愛不愛你都並不是最重要,只要你是愛她就可以;就算她不在你身邊,你也
可以無條件的愛護她,守護她。如她真的不愛你,就算她在你身邊也是一樣無法改變。若你是真的愛她,
她找到幸福,你就應該祝福她,讓她得到幸福。我們要學習甚麼是愛,了解甚麼是愛。愛是一種學問,
所教的不多,是要自己慢慢的去領會。為了學習愛,我們應要好好的活下去,才可以學習到甚麼就是愛;
而不是為愛而了結生命,這對誰也沒有用處。】

逃兵垂下頭,默默無言。遠方天空上發放著煙花,真的是多麼動人。逃兵被眾人押解出去,臨走時對著他說:【
真的非常多謝,今天是我的生日,多謝你給我這個慶祝。】
他苦笑著:【這,這......】
我說:【甚麼我們只是朋友,】
我一拳就往他面上轟去。
我續說:【甚麼假如不放我,就放你走先......下。】
我將他的頭大力的搖。
我說:【你自己回家獨個兒的生活下去吧!!】
我不理他就走了。

獵奇的【我】 (記五)


aiselo 發表於 2012-9-11 01:56:45
電話鈴聲響起,來電的是他。
他說:【有時間嗎﹖】
我說:【甚麼事。】
他說:【沒甚麼,上一次害到你的生日泡湯,所以想請你喝東西,順道去看一場電影如何﹖】
我說:【那麼在那咖啡廳裡等吧!】

咖啡廳又令我想起那些和他一起的往事。記得那一年,他不在的時候,我拿著一束鮮花,
要求咖啡廳的侍應生讓我一個人獨自的坐在那裡,回想和他一起的日子。我們最愛坐在這個大窗口旁,
談著我們的未來事,而他最愛在咖啡廳裡喝的不是咖啡,而是可樂;都不明白為何他永遠都愛在咖啡廳裡喝可樂,
而這個問題的答案也隨著他的離開而消失掉。

來到咖啡廳,不知是巧合,還是上天的安排,他竟坐在他以前的位置。
我行到桌旁說:【來了很久嗎﹖】
他說:【不是,剛剛坐了一回。你今天看來很開心。】
我說:【是嗎﹖你有沒有掛念著我。】
他說:【當然有啦!我時常都掛念著你。】
侍應生說:【請問要喝些甚麼﹖】
他說:【可樂。】
我說:【你想死呀!要喝就要喝咖啡。】
我對侍應生說:【請,給我兩杯咖啡。】

我從書包中又拿出一本電影大綱給他看,我說:【你看看這,】
他說:【又是甚麼電影大綱。】
我怒目而視,用眼神告訴他,不看的話,你可要付上後果。

一會兒,他說:【為甚麼,你那麼喜歡寫時空錯亂的故事。】
我說:【未來的事我們不知道,所以來自未來的人是充滿了神秘。】
他說:【但是很多的事情,是要我們現在去把握住。】
我說:【是的,未來的事是會由我們的現在所改變,所以未來的人就乘坐時空機來看我們,
或者他們想要改變一些事情的吧!】
他說:【這樣的改變未必對他們所處的空間有所改變。】
我說:【改不改變不重要,縱使不能改變現存的空間,但在某個的特定的時空還是有改變。
愛是付出,未必有回報。同樣,雖然我們現存的不可改變,但我們可以為另一個時空的我們,
創造出一個他們美好的時空。曾有古人說過,雖然公主和王子不可以再在一起,但在未來某過地方,
他們又可以再遇上,過一個他們的新生活。】
他說:【甚麼理論﹖﹖】
我不理會繼續自說自話:【如果將來可能的話,我一定會坐時光機回來看看你。】
他說:【到時或者我並不認識你......】

離開咖啡廳,我們就步行到戲院看電影,經過一個精品店,在裝飾窗內放著一對公主和王子的小擺設。
他帶著我入去,說要買給我,那精品的確美麗,他將小擺設放在一個木做的小盒子內送給我。

離開戲院,正回味剛才的電影片段,戲中說的女主角因男朋友的離去,而在最痛苦的時候給她遇上另一位真命天子,
而女主角為了忘記過去的痛苦記憶,同男主角分開一段時間,最後得到來自未來的他的幫助,而和男主角再在一起。
我想如果可以的話,我一定會回到從前,去解決心中的鬱結,一定會。

在地鐵車廂內,一個頑皮的小孩在地上畫了一條線,於是靈機一觸,給我想到一個遊戲。
我說:【玩一個遊戲,看是誰經過這裡,而他用左腳跨過的就算是我蠃,相反的就是我輸,
輸的人就要被罰。】
他說:【罰甚為﹖】
我說:【讓我想一想!】
他輕聲的說:【不如,輸的人要給蠃的人親咀。】
我大聲的說:【甚麼,你那麼喜歡的,就自己親自己......】
他連忙說:【不是這意思,想別的,想別的。】
我說:【這樣啦!輸的人要被彈一下額頭,如何。】
他說:【又是打呀!】
我說:【你也可以打我喎!】
他免為其難地說:【好啦!好啦!】


獵奇的【我】 (記六)

aiselo 發表於 2012-9-11 01:57:14
我說:【來啦!來啦!】
這時候一位先生行過來,我們專注地留意,他用右腳跨過。
我的他笑著說:【嘻嘻!!】
我就咪著眼,他用力捉著我的頭,我半閃縮地避著,
他用力的在我額頭上彈了一下,我心想:【你怎麼不客氣啊,
我可算是你的女朋友,你郤沒有一絲兒的仁慈。】
他卻滿心歡喜的笑著。
我不憤氣地說:【不好玩的,我要改規則。】
他笑著說:【怎改﹖】
我說:【你輸的話要被打臉。我輸的話就被彈額頭。】
他說:【不公平,為甚麼我要被打臉。】
我說:【我是女孩子,當然要讓我囉!】
他說:【怎可以這樣,男女平等喎!我也要打臉。】
我大聲的說:【好啦!好啦!我們就互相打對方的臉,
你就給我大力的打,否則你將不會好日子過。】
他說:【算啦!算啦!我彈額頭,你打臉。】
一個人閃身而過,我一手打著他的臉說:【他,左腳,左腳。】
他痛著說:【甚麼,不是以那邊方向才算的嗎﹖】
我說:【看啦!來啦!】
一隊軍人正列隊的操來,將官數著說:【左右左,左右左......】
他自言自語的說:【一定是右腳。】
差不多來到近前,那將官忽然的說:【轉右腳。】
就這樣,他們就用左腳跨過地上的那條線。
他無奈的說:【你真的要打我嗎﹖】
我說:【你知道天為甚麼是藍色的嗎﹖】
他說:【是要反射陽光......】
我說:【錯了,是因為我想它是藍色,所以就是藍色。】
我續說:【你知道火為為甚麼是熱的﹖】
他沉默著。
我說:【也是為了我,我要它熱,它當然就是熱的。】
我續說:【你現在知道為何會有四季嗎﹖】
他說:【為了你嘛!】
我說:【對了!】
我續說:【那麼你知道為何而生嗎﹖也是為了我。】
他說:【甚麼﹖你太過份了!我可比你早出生,怎會是為了你。】
我說:【你沒有看過聖經的嗎﹖彼德比耶穌早出生便是要去迎接救世主。知道嗎﹖】
他說:【我......知道。】
我說:【那麼現在你就要接受處罰啦!轉過來,不要動。】

一位老人家慢慢的行過來,他走到線旁,他用右腳的行過來。
我的他笑嘻嘻的說:【這次輪到你了。】
我望著他,那老伯明明是坐在那一邊的,他故意的行過來,為的就是要幫他。
我沒有辦法,就接受處罰。
他忽然在我耳邊輕聲的說:【你叫我一聲親愛的,我就放過你啦!】
我遲延了一回,他說:【不說就要罰啦!】
我說:【親愛的......】


獵奇的【我】 (記七)


aiselo 發表於 2012-9-13 02:13:21
今天風和日麗,最宜出外走走,我在學府的門前等他。
他急急的從學校走出來,他說:【對不起,讓你等很久了。】
我只笑笑的用手勢做給他看,只是等了小小時間。

我和他走到校園的石椅坐下來。今天的我穿了一套粉橙色的套裝,和穿了一雙高跟鞋。
他說:【你今天很美。】
我說:【我平時不美的嗎﹖】
他說:【不是,只是今天覺得你特別美麗動人;你好像不開心的。】
我說:【這雙高跟鞋不大合身,令我走得好辛苦。】
我續說:【親愛的,我和你換......】
我還沒說完,他就起身的想走,當然是給我拉回來。
我說:【和我交換這雙鞋子穿。】
他說:【男孩子怎可穿高跟鞋的。】
他補充說:【我買過一雙新的鞋子給你吧!】
我站起身,走著說:【好啦!不想換就算,你都不明白女孩子的心情。】
他追著來說:【我和你換就是啦!】
我說:【真的。】

我開玩笑的同他說:【當我考試的時候,是不喜歡穿褲子的,所以你今天就看到我穿裙子啦!
你快些來捉我,捉到我,獎你一個吻!】
我走到遠處,他郤好像無動於中,我大聲的說:【你怎麼了,還不來捉我,你可小心後果。】
他免為其難的穿著那不合身的高跟鞋,開始走過來捉我。

回家的途中下著雨,我們停在一樹下暫避,我回頭的望著他,和他相處雖是短短的幾個星期,
但我們好像已經相處了很久的時間,在這幾星期,我們發生了很多很多的事,他給我很多的快樂日子。
我情深款款的望著他,假如將來真的可以一起的話,我們的結果會是美好的嗎﹖

雨下的越來越大,我們離我家不遠,我說:【雨下得這麼大,你還是到我家來拿雨傘吧!】
我沒有理會他,就走回家。後來我發覺我忙了拿回手袋,幸好他送回給我,我也就請他入來坐。
我旳父母像是不大的喜歡他,說他甚麼沒出色,又不準我和他來往。他走後,我就和媽媽吵起來。

媽說:【他不像是一個可靠的人,你還是小和他來往吧!】
我說:【你又不是我,怎知他不好。你時常都說我選的很差,但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想。
我喜歡誰,是我的事,你們不要強加管我。】
我一氣的就走出家外,雨正下著,我無助的走到街上,任大雨灑遍全身,我真的不知如何做,
我所作的是否對,我應該怎樣的去面對解決目前的境況,我真的覺得自己是一個無助的女孩,
我再也無法想下去,就讓大雨清洗我的心......

自從那次後,他再也沒有找我。離相識一百日的日子不遠,於是我想了一個慶祝的鬼主意。
我打電話給他:【喂!你在作甚麼﹖】
他說:【我正在圖書館溫習。】
我問他說:【你認為女孩子甚麼時候最美麗﹖】
他說:【當然是不穿衣服的時候......】
我說:【甚麼,你在那裡,不要走開,我立即過來。】
他連忙說:【不是,說笑的。女孩子最美麗的時候當然是為心愛的人彈一曲(卡農),
就是最美的。】
我說:【那麼男孩子甚麼時候最美麗﹖】
他說:【這個......】
我說:【就是在上課堂中送上一枝玫瑰花給心愛的人。】
我續說:【相識一百日的那天,送一枝玫瑰花來我上課的地方,另外準傋一套中學時的校服,
知道嗎......】我沒有待他回應就掛了電話。

現在最迫切的就是要去學彈鋼琴,一個不懂音樂的我,要學確是有些辛苦,但為了深愛的,
我會努力地去學的。


獵奇的【我】 (記八)

aiselo 發表於 2012-9-13 02:13:46
很快的就到了相識一百日的日子,經過一輪的苦練,雖未到達成功的地步,
但都可算是有些成績。

課堂的大門打開,一個送外買的人走了入來,各人都以奇怪的目光注視他。
他,總是愛穿同一款的衣服,我遠遠的就認出他,他好像還沒發現我。
我走上台上,坐在鋼琴旁,開始彈那初學的(卡農)。

琴聲停了,只見他站在我背後,手上拿著一枝玫瑰花,想不到隨了他之外,
還有另一個的他會為我送上玫瑰花。剎那間,整個課堂的人都為我們鼓掌。
我發覺近這幾個月來,他在我的生活中進佔了不小位置;以往的他,
漸漸的被現在的他抹郤掉。我心裡反覆的,矛盾的,充滿了混亂,
不知如何自處,我的確是無法忘郤以往的他,但現在的也令我難以推郤,
我時常想,這是上天的偶然安排,或是以往的他給我的考驗......

我們在商場的洗手間換了那套中學校服,很早的時候就有一個想法,
穿著中學時期的校服重溫一下中學時代的生活,是多麼的寫意。
在的士高內,我們熱舞一番,再那無拘無束的還境,我可以暫時忘掉那些煩人的東西。
不知可時開始,我疲倦的要他背著。這好像不是第一次,在我們第一次偶遇的時候,
他也是這樣的背著我。坐在的士內,我倦的伏在他臂旁,我心想:【如果可以的話,
我希望這車不要的太快到達。】忽然他這樣的對著司機說:【可以的話,不要駛得太快,
我想慢慢的才回家。】

一早起來,父母親已在吃早餐,自上次他送我回家後,父母和他不知說了甚麼,他就再沒有找我,
而我也和父母親因這件事而鬧得不啾不啋。
母親說:【你醒來了,快些吃早餐吧。】
我沒有說話,只點一點頭。
母親續說:【今晚有時間嗎﹖】
我冷淡的說:【甚麼事﹖】
母親說:【有時間的話,今晚就和藍先生吃一頓飯好嗎﹖】
我說:【為甚麼要和他吃飯,】
母親說:【藍先生是一個有事業基礎的人,而且他品格,我們都知他是非常的好。
你便給他一個機會,看看如何﹖】
我沒說話。
母親說:【我知你不喜歡我們這樣做,但我們也是想為你將來好;
如要將你交給一個不知自己未來前途的人手上,我們實在無法接受。】
吃完早餐,我就回到房裡,我拿出日記簿,細細的看著每一段文宇。

離相親見面的時候還有很多時間,我回到從前與他起盟誓的大樹下。
自從偶遇現在的他,我也會常到來這裡,向他禱告。我心裡時常反復的問,
現在的他是你的安排嗎﹖如果是的話,為何我們之間會有這麼多波折;
如果是上天的安排,你是愛我的話,不是要祝福我的嗎﹖我時常自以為了不起,
其實只是一個無助的女孩,我活在這個無奈痛苦中,想愛的,只是一個沒有答案的未來。

我打電話給他:【是我呀!你在那裡,我正在約會中,快些來。】
他說:【我也是在約會中。】
我以為他在說笑,我說:【我不理會,快些來,十分鐘。】
五分鐘後,我又打電話給他:【在途中嗎﹖快些,等你的。】
差不多等了二十分鐘,他終於來了。這麼久的沒見面,他還是穿著那款式樣子的衣服,從沒變過。
我們互相介紹。我輕聲的對他說:【你真的去約會﹖】
他苦笑著說:【是,不過是男的。】我不明白他所說的是甚麼。
我想他和藍先生閒談一下,於是我就說:【我要去一去洗手間,你們慢慢談吧!】


獵奇的【我】 (記九)

aiselo 發表於 2013-6-19 00:43:44
我剛離坐,他就截住我,他帶我到露台的一角。

我說:【你覺得他如何!】
他說:【不知道......不過看來頗不錯。】
他續說:【他不是與你分手的那個人吧﹖】
我好詫異的說:【你怎知道﹖】
他說:【當你遇到真正喜歡的人。
就要忘記從前的他,知道嗎﹖】
我說:【你甚麼都知道!】
他說:【這頸鍊是你以前的男友送的,對嗎﹖
如果是分了手,你不就會再戴著它,
以你的脾氣......以及你說過不能忘記他。
我相信他其實已不在人世吧﹖】
我說:【那是我想親的對象,我媽一直想我見他......
人好像不錯吧﹖】
他說:【是的,你!聽著,這對我無所謂,
但你該順從你的男朋友,男人都喜歡溫柔的女人。
而且別再喝這麼多酒,有些男人專門打喝醉女士的主意。
我真的無所謂,但對其他男人......就試著投降一次吧!
別愛老想取勝,祝妳好運。】
我一片茫然,他的一段說話,是出於關心我,我開始覺得自己現正在十字街頭,
對於前方應該走那條路,顯得不知如何是好。

從洗手間出來,他已不在,我說:【他走了嗎﹖】
藍先生說:【他說有一些事要先離開,不過我記性好,他說的說話我可以一一記下。
他說,第一,不要要求你太女性化。
第二,不要讓你喝多個三杯酒,因你會打人的。
在咖啡廳裡,只可以叫咖啡喝,不可以喝可樂。
如果你打我時,要裝作很痛;如果真的很痛,就裝作不痛。
相識一百日紀念那天,在你上課時給你送上一朵玫瑰,你會很開心。
還有要學會劍道和壁球。而且要隨時有坐監的準備。
如果你說你要殺死我,不要掉以輕心,會慢慢習慣的。
如果你腳痛,就要和你對調鞋子穿,
最後,你喜歡寫作,要鼓勵你。】

我還未讓藍先生說完,我已急不及待的奔出去。我終於明白我所要的是甚麼,
從第一次遇到他,我就覺得這是上天的安排,我不要錯過這一份緣。
他可能正在回家的路途上,我要快快的找到他。來到地鐵站,我找了四周也沒發現他的蹤影,
你現在在那﹖你可以出來見見我嗎﹖

在地鐵站的廣播室內,我待他們一有空檔,就從廣播器叫出他的名字。
我說:【我知道你在的,你聽到的就到站口處等我,如果你不出現,你將會受到不可預計的後果。
知道嗎﹖】
這時候他卻正站在我的背後,我們像失散了很久的情侶,互相的擁抱起來,我定一定神,
就往他面上送上老拳。我說:【誰準許你抱我的......】
跟著我傷心的說:【你為甚麼不避開,我心痛的。】

回到我家的樓下,我們互相對望,他正要在我的額頭上親吻。我郤無意中的誤觸了家門前的門鐘。
父親的聲音從對講機傳來:【誰呀!】
我說:【是我。】
我依依不捨和他道別,我在二樓的窗台上向他揮手,目送他的離開。


獵奇的【我】 (記十)
12下一頁
大埔討論區 大埔論壇 給居住大埔和喜歡大埔的人

手機版|Archiver|大埔網 ( 大埔粉絲 ) | 網站地圖

GMT+8, 2018-12-10 23:15 , Processed in 0.415769 second(s), 23 queries , Gzip On.

網站由香港網站設計(網頁廣告公司)開發。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